关灯
护眼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,就在穆秦康怀疑穆夏是不是已经换了电话号码,那端已经被人接起——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穆秦康怔住,听见听筒里清晰的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,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,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他无疑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,也有片刻的安静。

    但很快,那头便再次开了口:“爸爸?”

    一声爸爸,简短的两个字,却让穆秦康瞬间泪湿满面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爸,是您吗?”穆夏的声音听上去也有几分颤抖,“听说您回来了,身体完全好了吗?”

    穆秦康压抑着心底翻腾的情绪,连连擦拭眼泪,声音却仍旧止不住的哽咽:“好了,好了,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,穆秦康挤出一丝微笑来:“你呢?都好吗?”

    关于穆夏的消息,他从报纸上和手机新闻上看见过不少,知道她嫁给了暖城的大家族薄家,知道她的夫婿是个非常优秀的人,他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穆夏道,“公婆、爷爷,还有斯幸,他们对我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生硬的寒暄了几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薄斯幸推门而入的时候,穆夏正趴在桌上哭泣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心疼的将她揽进怀中,替她拭去眼泪,柔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穆夏擦擦眼泪,握住了他的手,“薄狐狸,我想回榕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的渴求,他怎么会看不明白?

    抬手轻轻的抚过她的头发,“好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江面笼罩着一层薄雾,穆夏有些晕船,加上有些归心似箭,挺着大肚子站在甲板上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肩上一沉,后背一暖,一件宽大温暖的大衣轻轻披在了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薄斯幸从她身后走过来,双手轻轻的握着她的肩:“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清晨的码头有些清冷,他们的船尚未靠岸,远远的便能看见岸边站着的一大群人,静静的站立在那里,似乎在翘首以盼着什么归来。

    近了就看见是穆秦康带着家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父女两遥遥相望时,都情不自禁的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穆家大院还是以前那般模样,唯一不同的是,之前聚集在这里的几十号穆家的女人们,自从穆秦康回来以后,都搬出去住了。

    穆秦康安顿好了每一个人,只要是愿意离开的人,他都会妥善安排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是,在可以选择自由生活的面前,没有人愿意继续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大约对她们来说,这个漂亮的金丝笼关着她们也着实太久了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这么大的院子,只是穆秦康一个人住着,没了往日的人气,总会显得空荡荡的,有几分冷清。

    “小姐,姑爷,老爷知道你们要回来,里里外外都让我们连夜收拾了一遍。您的房间也收拾好了,您要不要上去看一下?”一旁的管家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穆夏回头看向穆秦康,一些日子不见,他跟记忆中那个精明能干的父亲形象,已经相差甚远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穆秦康,怎么看都有一种沧桑感,两鬓斑白,面容上也已经悄然爬上了皱纹。

    穆夏点点头,由薄斯幸搀扶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重新走回这里,记忆仿佛一下子便回到了十四岁那年,她才被接回到穆家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时她惶惑的站在楼梯口,看着这悠长的走廊,心中是无尽的害怕。

    如今物是人非,现如今她有了温馨的家庭,有了薄斯幸这个坚实的靠山。即便前方是刀山火海,她也不会再有所畏惧,但心中却仍旧拥有着万千的感慨。

    时光悠然,一转眼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可是这里的房子还是这样,房间经过重新的收拾,也恢复了以往的模样。

    环境没变,自始至终变得只是人心而已。

    在穆宅待了一整天,傍晚时分,穆夏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,薄斯幸站在她身边,手里握着秋千的绳索,轻轻的摇晃着。

    身后有脚步声轻轻响起,薄斯幸和来人对视一眼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穆秦康那只苍老的手握住了秋千的绳索,代替薄斯幸,一下一下的推摇着。

    直到穆夏有所察觉,转过头来,穆秦康才露出一抹温和慈祥的笑容,叫了一声:“夏夏。”

    穆夏往旁边坐了坐,拍拍身边的空位:“您也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穆秦康没有拒绝,放下了绳索,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夏夏,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对不起你……”穆秦康垂了眸子,手指捏着衣摆,显得很是拘谨。

    他生来就是穆家的继承者,从小到大,不管是人生还是商场,几乎都是一帆风顺的。唯有在爱情这条路上,他遇到了穆夏的母亲,跟她相爱,却又不得不迫于家族施压,娶了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辈子,我做的最错的事情,就是辜负了你妈妈,伤害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,一个是他此生唯一的骨血。

    一个由爱生恨,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一个差点被他亲手毁掉,铸成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    穆秦康落下泪水:“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一定不会再那样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穆夏看着他,眼眶湿湿,原谅的话到了嘴边,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人人都渴望时光倒流,但老天给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一辈子,看似漫长,实际上是那么的短暂,人活在世上,回头想想,不过是白驹过隙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难过的、悲伤的、喜悦的、不堪的……

    统统都会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想留有遗憾,那么在人生面临选择的时候,就要慎重。因为时光不会倒流,没有人会为你当初的选择买单!

    不论穆秦康如今再后悔,过去的事情始终都已经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穆夏很想跟他说一句原谅,但是她说不出口,亦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他欠的是母亲的一辈子,欠她一句郑重的道歉。

    穆夏仰头,泪水便顺着眼角滑下来。

    耳边是穆秦康那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的哭声,她觉得心口闷闷的,坐了一会,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临走时,穆夏的脚步还是顿了顿:“妈的墓,葬在岛上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明到底是哪座岛,但她相信,只要他愿意花费一点时间和精力,是会找到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见,一定还可以见到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欠母亲的,因为他,母亲这一辈子都活在阴霾中。现在他后悔了,她却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找寻,就算是他对母亲的弥补吧。

    车在院子外等着,薄斯幸迎上来搀扶她,“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穆夏点点头,可眼泪终是没有忍住,滑下眼眶,一滴滴如同热蜡,滴在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薄斯幸眉心微皱着,搀扶着她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管家急急忙忙赶过来,脸上带着一丝忧郁:“您这就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回去了。”穆夏淡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有些事有些人,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原点了,哪怕你愿意原谅他,哪怕你愿意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,都不可能在回到原点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院子里的梅花,依旧开的那样茂盛,好像跟她十四岁那年没什么分别,但它终究,已经不是当年的梅花了。

    管家欲言又止:“小姐,老爷现在很孤单,常常一个人在夜里哭……您能不能留下来,多陪陪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