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249章新的好友

    叶倩倩搓着双手冰冷的身体,只能在外面的便利店门口站一夜。

    望着附近的街道,她眼神里满是担忧!

    知道北方的天气,比这个南方会冷一些。

    她特意戴上了围巾,穿的厚厚的棉袄和牛仔裤,里面还加了保暖内衣裤。

    拉着行李箱来到便利店门口,她不好意思进去便利店,在便利店外面抱着身体,坐在行李箱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便利店的门前,在便利店的灯光下,坐到了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她揉了一下坐麻木了的双脚。

    为了身体暖和一点,拉着行李箱进去便利店。

    欢迎光临!

    便利店里响起了音乐。

    在便利店里服务的女生,看向了门口,看到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买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要一个方便杯面,请问你这里有热水吗?”

    叶倩倩从来就不喜欢吃方便面,因为她在大学时吃的怕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冰冷的身体,正需要这些热量,来温暖冰冷的身体。

    服务生看到这个女孩,那漂亮的脸蛋却是苍白的,这种苍白不是病体的苍白,应该是冷的脸色发白嘴唇发黑。

    “有,你请等等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给她拿了一个杯面,倒上了热水,把这个杯面递给她。

    她从身上拿出钱来:“小姐,杯面多少钱?”

    服务生女孩听到这个称呼,如果是男孩子这样叫,她肯定会生气。

    是女孩子叫的小姐,也知道也只是一种尊称。

    “杯面六块钱”

    叶倩倩嘴巴张了一张,好想说太贵,在别的超市里只是三块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来这里买却要六块钱,只是加了一点的热水。

    她看着手中扁扁的荷包消费不起啊!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在买和不买中挣扎!

    肚子太饿太冷了,她身体需要这么一点热量,要不然真的会感冒了!

    狠了狠心!

    叶倩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从背包里拿出六块钱的零钱。

    看着包里又扁了一点。

    在心中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让服务员给方便面倒上了一些热水,对她说:“客人你自己下调料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她把调料下到方便面里,盖上了盖子,等方便面自己泡,是时候去买票了。

    叶倩倩把方便面拿上,拉着行李箱,来到了车站的买票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包里拿出身份证,买了一张去省城的车票,她不知道在省城坐火车,这个时候能有上海的车票卖。

    坐火车要几天几夜的,可能会很辛苦。

    她为了省一点钱不能坐飞机,到了上海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人生地不熟的,到时候吃住行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希望能一切顺利,能找到一份好工作,实现自己的梦想!

    唉,只能赌一把!

    她在候车室坐下来,等候汽车到来。

    她把方便面吃掉,才感觉到身体暖和了,身体有了力量!

    感到身体充满了力量的她,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来一个打气的手势,对自己说:“加油,前方的路,我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!”

    汽车终于于来了,她给验了票,把行李箱拉着找到了汽车,把行李箱放进了车子的底部。

    拿着手袋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坐在汽车上,看着汽车慢慢离开汽车站,开在这个城市的公路上,她看着家的方向,默默的对亲人们说,

    “再见了,亲人们,我一定会成功的,回归故乡,一定不会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丢脸的!”

    心里默默的在祝福亲人们,没有她在身边,他们一定要健康快乐!

    眼睛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叶倩倩还是偷偷的流泪了!

    一晚上没有睡的她,在车上还是睡着了,等她醒来时,汽车已经进了省的汽车站!

    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,来到了省城的汽车站。

    这个汽车站旁边就是火车站,她拉着行李箱,走在这热闹的街头。

    这街头到处都是行人,赶路的,赶车的,还有一些坐在路边的不知道是流浪汉还是啥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护着手中的包,如果包里的钱掉了,她会哪里都去不了,回家也会麻烦。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,所有的梦都可能破灭。

    她来到了火车站,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的她,问了很多的路边警察。

    找到了买火车票的地方。

    感觉今天幸运之神兼顾着她,在这个春节的春运期间。

    却能买到一张火车票,哪怕是一张坐票,没有躺票她也觉得很幸运。

    坐票的票价比较便宜,她觉得这样会省一点钱。

    在上火车前她并没有买吃的,她要省钱。

    前路茫茫的还不知咋样。

    带着心事的她,在拥挤的人群中,还是挤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放好了行李箱,在那里默默的坐着。

    她的位置刚好近着窗口,看着静止的风景,在火车开动时快速的飞过。

    她看着窗外默默的用嘴型再一次说:“家乡再见,家人再见,我会回来的,这么一天我会荣归故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瓜子脸上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里,一滴一滴的泪水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在默默的哭泣,只是偷偷的脸向着窗外,可不能让一辆车上里的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样偷偷的,还是给她隔壁坐着的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坐在她身边的人是一位,打扮的很漂亮的30多岁的妇女。

    打扮的很漂亮的她,如果有人注意到,肯定会看到这个妇女。

    用一种阴狠,嫉妒的眼光看着,坐在旁边默默哭泣的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里也露出阴险狡诈,奸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转过身,对远处的一个汉子,对他发了一个暗语。

    远处的那个汉子,也是穿着打扮的挺时尚的,可他这时的眼睛和嘴巴里露出yín笑。

    好像猎物快要得手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,他此时的心在想,一位单身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还不是他手到擒来,他还不相信一位出社会的女孩子,能找得出他这个手掌心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已经是作案的惯犯,曾经也坐过牢,只是重大的罪他没逃脱。

    坐一两年牢的他们,出来了一样的拐卖妇女,一样的做一些没本买卖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经常出入坐火车的火车站,总是在一站上车,遇上了猎物,两个人下迷药把猎物拐走。